立即注册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
2021年7月23日 标签: 暂无. 最后更新:2021年7月23日

大家好,我叫余和容,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农闲之时酷爱读书写字,因为写字,我成了老百姓眼中的“农民书法家”,因为写字,我成了诸多媒体报道的爱心人士,因为写字,我还在迪拜登上了《迪拜人》杂志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25年来,我无论是在家做农活还是外出打工,闲暇之余,我都在读书写字,先后完成了上百件硬笔书法作品 。不久前,我历时42天,创作出一幅15米长的硬笔书法长卷,共抄写了《三字经》《百家姓》《千字文》《老子》《庄子》等28部传统经典,共211979字,每平方多达40000字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2019年8月,我将自己多年潜心创作的10余幅作品在黔江区图书馆举办的书友会上进行了义卖。并在武陵都市报开展的“圆我读书梦”活动中,将义卖所得的1500元款项全部捐赠给贫困大学生,帮助学生走进校园,实现上大学的梦想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我作为一个出生在山村的农民,成长之路十分坎坷。1973年腊月14日,我出生于原四川省黔江县新安乡孟家3组(现在的黔江区太极乡新陆5组),父亲给我取名余和容,和气、包容是父亲对我今后处事为人的最基本要求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到了上学读书的年龄,我每天走山路、过田埂到当时的麻柳村小学读书,父亲说我从小天资聪慧,学习成绩一直处于前茅。小学毕业后,我到黔江县石家区读中学,数理化以及语文等课程都能考到80分以上,这在当时算是很好的成绩了。但是由于骄傲自满,不愿学习英语,最后让英语拖了后腿,初中毕业后便回家务农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1994年,我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则《庞中华硬笔书法函授培训》的招生信息,被老师那一手漂亮的钢笔字所吸引,于是毫不犹豫地报了名。按照寄来的学习资料开始了书法练习,刚开始,一点一横地慢慢描摹,虽然很枯燥,但我还是毫不懈怠地坚持练习下去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我有一个习惯,从上初中时就爱记笔记、写日记,当时想,练好了字,今后的日记就会写得非常漂亮。于是我在家里坚持苦练,并把写的字贴满了墙壁。在城里工作的一个亲戚看到我写的字后,就把我介绍给城里的一个书法家,让我跟他学习书法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书法家看不起我们这些从农村出来的娃娃,他只让我在他开的广告店里做工、打杂,从不教授我练习书法。我看不到希望,决定回家务农养猪。2000年我在家养了30头猪,当时活猪价格2元钱一斤,到头来没有赚到什么钱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1995年,我与本村姑娘申秀生结婚,并生了个女儿。2006年妻子生下小女儿后患上了产后抑郁症,不由自主地做出了多次过激行为,几乎让家崩溃。由于家里的贫困,需要挣钱养家。我离开患病的妻子和出生刚刚三个月的女儿外出打工,到武汉的一个砖瓦厂做苦力,把刚刚出窑、滚烫的砖从拖拉机上卸下来,每40秒钟要卸完12板砖,平均每天要卸26000匹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砖厂打工三年,极度的苦累还赚不到钱,我当时萌生了一个念头,我一定要努力改变艰苦的现状。2009年2月,我便转战到浙江,在一家窗帘厂做了一个包装工人。刚做不久,家里遭遇不幸,妻子因病造成失血性休克,急需5000元钱进行输血,我打电话借遍亲戚朋友,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就在这个紧要关头,我以前的一次不经意的献血经历给我们带来了希望,医院凭我的献血证明免去了妻子的输血费用,妻子得救了。从此,我便在身体健康的情况下,每年坚持义务献血,如今已累计献血十多次,共5800多毫升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在浙江窗帘厂打工期间,我照常坚持白天上班,晚上练字, 甚至午休那点时间我也不会放过。2011年9月,窗帘厂老板把我派到了迪拜,开始了四年的国外打工经历。在迪拜,由于语言不通,我不敢外出,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读书和写字上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读到了《迪拜,我的一千零一夜》这本书,我一下子被这本书所吸引,每每读起它我就会泪流满面,感觉作者所写的文字就是我的经历。于是,我萌生了想会一会作者的想法,经多方打听,终于通过《迪拜人》杂志社找到了作者。作者沙沫是四川广安人,在异国他乡,我们两人相会,一见如故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沙沫见到我写的字,给予了很高的评价。通过他,我拿着几件硬笔书法作品参加了由”迪拜人“传媒举行的首届华人跳蚤市场的义卖活动,我的硬笔书法作品在迪拜有了价值。我将义卖所得的几千元收入全部捐给了迪拜华人的民间慈善基金会,救助孤儿及贫困学生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我的经历引起了《迪拜人》杂志社的关注,编辑兼记者刘昱彤女士对我进行了专访,让我这个普通的农民打工仔登上了《迪拜人》杂志。之后我与刘昱彤女士也成为了朋友,当她了解到我在迪拜几年,从未出去逛过时,特地请假一天,带我游玩了迪拜的名胜景点,陪我玩、请我吃,让我感动不已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2015年,我结束了在迪拜四年的打工生活,回到了家乡。看见逐渐老去的父母,我的内心受到了很大的触动。”父母在、不远游“,我这个曾经远走的游子暗暗决定,从此不再出走,在家孝敬父母、教育孩子,这才是人生之中最为重要的事情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现在,我安心在家务农,分别种了4亩稻田和4亩多土地,运用科学的方法种植纯天然绿色农作物。在农闲之余,仍然坚持读书写字,并积极坚持公益事业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我把自家修建的楼房选出最好的一间,建起了一家免费为附近村民开放的农家书屋。书屋里有古典类、传统文化类、农村种养类、少儿类书籍及光碟等,适宜于农村不同年龄、不同文化的群体学习观看。平常来这里看书学习的,多为附近留守家庭的老人和孩子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2018年,我利用8天时间,书写了两幅十九大报告长卷,为党的生日献礼。每幅作品长15米,宽1米,共32000余字。还创作了《孝经》《三字经》《弟子规》《千字文》《百孝篇》《了凡四训》《金刚经》等作品。长卷有《学庸论语》,21512字;《诗经》,43391字;《老庄孟》,83113字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除了自己坚持练习外,还走进校园,教授学生练习硬笔书法,还利用一些学生来到书屋看书学习的机会教他们写字、学习中国的传统文化。我决定,凡是我的书法作品,只要卖出一幅,我就将所得收益全部捐给公益机构,为慈善事业作一点微薄的贡献。

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我是农民,迷上农民不该做的事,《迪拜人》杂志登了我的人物专访

本文转自网易号:人在重庆